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编辑荐读 正文

刚柔相济:新主流电影中的新女性

作者:李攀 陈亮时间:2019-10-16点击数:

新主流电影并非是一个严格、规范的概念,并没有特定的题材、类型,它实际上是主流价值观与更为观众所接受的商业化表达方式有机结合的产物。从《战狼》系列、《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到如今火爆国庆档电影市场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新主流电影成为近年来颇受观众欢迎的电影类型。

真实、立体的女性人物典型丰富了新主流电影

根据艺术创作规律,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若要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并产生正向价值引导的话,就必须塑造出真实、立体的人物典型。如《战狼》系列中吴京饰演的中国陆军特种兵冷锋、《湄公河行动》中张涵予饰演的缉毒警察高刚,以及当前热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宋佳饰演的护航飞行员吕潇然、《中国机长》中袁泉饰演的乘务长毕男等。

纵观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形象不难发现,随着新主流电影的不断发展,女性形象在片中的地位变得越发重要。具有特定品质的女性形象在影片艺术感染力、精神号召力的生成方面凸显出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前热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就不乏此类女性的身影。

《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女性:伟大历史进程中的一腔深情

《我和我的祖国》的《相遇》篇中由张译饰演的科研人员高远为了祖国原子弹研发事业而隐姓埋名,由任素汐饰演的女青年方敏在公交车上偶遇了已经三年音讯全无的爱人。影片中面对因保密需要而拒绝与自己相认的爱人,方敏并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而是默默地坐在高远身边娓娓讲述两人相知相识的点点滴滴,甚至是在多年后从电视新闻中得知高远已经为祖国原子弹事业而牺牲的消息之后也是缓缓地坐在了床边。正是方敏与高远刻骨铭心的感情暂时性让位于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才让高远舍小家为大家的无私形象得到了坚实的彰显。

而在该片的《回归》篇中,中国香港演员惠英红饰演的香港女警察则以温柔细腻的动人形象为香港回归这一重大历史时刻增添了异常生动、鲜活的注脚。片中惠英红的角色既是警察又是妻子,穿上警服时她英气逼人,回归家庭后又温柔体贴。她抚摸丈夫脸颊时眼里满是温柔,而在香港回归后更换警徽并敬礼的那一刻她的时眼神激动且坚定。这两个细节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物身上所散发出的情绪强烈地感染了银幕前的观众。影片在关注香港回归这一历史主线之外所着力塑造的女警察这一形象让观众在为香港回归这一伟大历史时刻而感到无比激动与自豪的同时,还体会到了非常珍贵的一腔深情。可以说正是惠英红所塑造的女警察这一形象让影片具有了余味悠长的抒情性效果,从她眼神中所传递出来的一腔深情实际上被观众移情为对祖国的一腔深情。

而在《护航》篇中宋佳饰演的女飞行员吕潇然则以坚韧不拔的品格不仅赢得了片中男飞行员的尊敬,更是让观众由衷地表达出“巾帼不让须眉”的感慨。为了实现儿时的飞行梦想,为了保障阅兵任务的圆满完成,吕潇然在日常训练中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当她主动引导战友飞机克服飞行故障,自己却失去驾机受阅的机会时,其形象价值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个人理想服膺于国家利益。吕潇然返航降落后接受男飞行员敬礼致意的镜头实际上也正是向观众展现当个人心怀国家、集体的时候其生命价值会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吕潇然这一形象所能起到的鞭策效果显然不是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所能完整概括的。在《我和我的祖国》中以吕潇然为代表的这些坚韧不拔的女性群像实际上也引导着观众去思考将自身理想、个体命运与关系国家兴亡、民族荣辱的崇高事业进行有效结合的方式与途径。

《中国机长》之毕男:平凡中的坚韧

如果说在《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女性形象是在平凡中体现着女性特有的坚韧品格的话,那么在《中国机长》中由袁泉所饰演的川航3U8633号航班乘务长毕男则是在危难中完美诠释了这种坚韧品格。影片中,作为飞机乘务长的她在面对乘客的故意刁难时,表现出良好的专业素养。而在危险降临之际,毕男则展现出超出常人的勇气与坚定。在机舱乘客因恐惧而失去理智的时候,毕男坚定地站在全体乘客面前以极强的心理素质与过硬的专业技能安抚乘客失控的情绪。当毕男说出“我们需要你们的信任,需要你们的配合,需要你们给我们信心”这句话的时候,全机舱的乘客逐渐安静下来。当她满含深情地向乘客说出“我们也是儿子、女儿、爸爸、妈妈,我们的家人也在等着我们”并且坚定地告诉全体乘客“我们会一起回去”的时候,不仅使全机舱的乘客重获希望,更让银幕前的观众敬佩不已。可以说,正是毕男身上呈现出的女性特有的温柔和坚韧与机长刘长健身上男性的阳刚和勇气共同创造了人类航空史上这一伟大奇迹。毕男这一人物形象在片中完美展现了在危难来临之际女性身上所蕴藏的伟大力量,它不同于男性宁折不弯的阳刚锐气,而是以亦刚亦柔、刚柔并济的方式带给观众更为持久的情绪感染。

温柔坚韧的女性形象成为新主流电影叙事的重要角色构成

相较于《战狼》系列、《湄公河行动》等充满男性阳刚气质的新主流电影,这些温柔坚韧的女性形象为当前新主流电影在艺术感染力与价值传播力的生成方面提供了新思路、新途径。通过对这些女性形象的分析可以发现,除了阳刚内敛的男性之外,那些亦刚亦柔的女性同样可以有力承担起主流价值观传递的文化使命,其特有的感性与宽容品格能够让崇高的主流价值在影片中实现更为持久、深远的艺术濡染效果。

同样,如何进一步深入理解当代女性的独特价值,塑造出一批真实饱满的女性形象,充分发挥其以情感人、以情化人的艺术魅力,使其最终成为传递国家主流价值观的有效途径应当成为未来新主流电影创作的重要方向。

(作者单位:山东女子学院)

山东济南长清大学科技园大学路2399号 邮编:250300   电话:0531-86526071 

中华人民共和国ICP备案证号:鲁ICP备  09024645号 鲁公网安备 370113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