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编辑荐读 正文

女性学学科建设的制度困境与出路

作者:石红梅时间:2020-09-10点击数:

目前,女性学研究队伍代际交替,女性学行政建制道路遇到瓶颈。但是在现实的场域,一种知行合一,理论与社会行动相联结的女性学学科发展样态正在形成。女性学学人需要一起努力,在理论建设上更上一层楼,在现实条件下可借跨学科研究增强女性学影响力,可利用交叉学科壮大女性学分支学科,为女性学进入学科行政建制扫清障碍,做好充分准备。

对于当下进行女性学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的同仁们来说,最艰难的问题就是要回答,女性学有自己的理论吗?女性学是一门学科吗?女性学理论建构和学科归属总是让热爱女性学的人魂牵梦绕,也让质疑女性学存在与否的人死缠不放。

女性学是一门学科,有自己的理论体系

学科是一个历史的范畴。美国学者伯顿·克拉克在他的著作《高等教育新论》中提出,学科包含知识和组织两种形态上的含义:一是作为一门知识的“学科”;二是围绕这些“学科”而建立起来的组织。前者主要指学科规范的理论体系的建立,如特有的研究对象、完整的理论体系(特别是特有的概念体系)、公认的专门术语和方法论、代表性的人物和经典著作等,这是确立学科学理(学术)合法性的关键。后者主要指大学内部机构层面的东西,如组织机构、行政编制、资金资助等,这关系学科的行政和社会合法性。那么从学科的这些内涵来讲,女性学是不是一门学科呢?

女性学有其深厚的理论,具备学理(学术)合法性。在女性学理论研究的历史脉络中,先后形成了一系列理论,它们支撑起女性学的大厦。这些理论包括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社会性别理论以及其他女性主义理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自五四运动以来,我们在马克思主义妇女观的指导下,结合中国国情,不断地探索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妇女理论,这一理论正以其旺盛的生命力成为女性学发展的重要理论基础。

女性学从女性意识出发对既有学问进行全面质疑和重新阐释,又用尊重和平等的学科立场、理论与方法研究女性作为人的存在本质、生存与发展的性别规律、以及两性关系中的地位演进。它的存在和发展有助于我们从更加多元的维度,客观地呈现生活世界和客观知识。作为学科,女性学不仅旗帜鲜明地把女性作为自己直接研究的对象,而且把过去任意被拆解、被碎片化、甚至被生理化的刻板分析全面提升到一个完整的、系统的、社会化的学科研究。

由上可以看出,女性学有自己的理论体系,这奠定了女性学在学术上的合法性。目前在知识和认识的规范性角度来讨论女性学是不是一门学科,已没有实质性的意义。重要的问题应该是面对和解决女性学学科的行政和社会合法性问题。所以,对当前中国妇女/性别研究所面临的制度困境,需要进行深入思考并寻求突围路径。

女性学突破制度困境的三条径路

一是继续做强女性学理论,夯实理论基础。女性学理论基础广泛,流派众多、观点纷繁,目的明确,责任重大,具有强烈的革命性、鲜明的政治性、明确的实践性、广泛的社会性。历史上女性学已经形成了丰富的女性主义理论,但女性学的理论始终是开放的,理论形态始终是发展变化的。理论是基础,任何学科要想自成一体,屹立不倒,加强理论建设是重要且必需的。女性学理论是女性学学科的基石,丰富和发展女性学理论是学科进入制度化体系的关键。

未来的女性学理论需要进一步面向问题,面向现实,面向未来,结合妇女运动实践不断推进和完善;要具备女性立场,但同时要处理好科学中立与女性学理论立足和发展的关系;要协调女性主义理论与妇女具体实际的关系。在中国,我们特别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妇女观,同时注意总结和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理论的特点,并努力形成新的女性学研究范式,为女性学理论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二是发挥女性学跨学科的特点,进入其他学科进行跨学科研究。在制度困境前提下,我们应该充分看到女性学跨学科的特点和优势,加大女性学跨学科的研究,以获得更多的认可和肯定。就目前而言,女性学可以直接进入各学科领域,用女性主义的视角影响、改进该学科对女性问题的研究,使这些学科在女性问题领域的延伸不再走传统的、以男性为中心的老路,形成女性哲学、女性政治学、女性经济学、女性文学、女性史学、女性美学等。

女性学的理论、方法可以启发和丰富不同学科对研究问题的认识和看法,通过这样的跨学科研究,我们甚至可以发现目前学科建制中存在的不足,发现传统学科的体系和范式的缺陷,找到学科制度建设未来的方向。注入性别平等的女性学学科不仅带来的是一种观念,一种视角,也是与社会现实认识和问题诊断与解决联系紧密的学问。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倒逼我们来解决女性学学科建设制度化困境。

三是利用交叉学科设置,壮大女性学分支学科。女性主义理论及实践运动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不断挑战传统知识并逐步以交叉学科向教育体制内部挺进,妇女学作为具有多学科、跨学科特点的新的学科知识体系就是在交叉学科广泛讨论时形成和壮大起来的。女性学学科可以借交叉学科,将女性学的理论和方法与其他学科结合起来,研究女性学和其他学科关注的问题,可以依此延伸出更多的女性学学科分支。作为女性学的分支学科,它们以马克思主义妇女观为指导,与社会性别理论和其他女性主义理论,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理论等作为理论基础。

在研究重点上,更多地关注与解释男女两性在各种参与机会以及资源占有方面的性别差异及其主要成因。在研究方法上,更加倾向于让女性自己叙述并给出解释,力图在研究过程与方法使用上确保男女平等与女性的主体地位。这些分支学科倡导研究者站在女性学的学科立场,按照学科知识逻辑对这些理论成果进行整合和建构。女性学分支学科会极大地丰富女性学学科体系,真正形成女性学在各个领域的研究实力,最终壮大和做强女性学。

20世纪80年代以来,女性学在中国兴起,进步斐然。然而,进入新世纪,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女性学无论在理论和实践上,都进展缓慢。目前女性学研究队伍代际交替,女性学行政建制道路遇到瓶颈。但是在现实的场域,一种知行合一,理论与社会行动相联结的女性学学科发展样态正在形成。女性学学人需要一起努力,在理论建设上更上一层楼,在现实条件下可借跨学科研究增强女性学影响力,可利用交叉学科壮大女性学分支学科,为女性学进入学科行政建制扫清障碍,做好充分准备。 (作者为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山东济南长清大学科技园大学路2399号 邮编:250300   电话:0531-86526071 

中华人民共和国ICP备案证号:鲁ICP备  09024645号 鲁公网安备 37011302000005号